国际在线消息(记者 陈维、陈雨):今年两会期间,辽宁红沿河核电站二期工程获得审批重启的消息引发了各方的关注。据《每日经济新闻》的报道,红沿河核电站5、6号机组已于今年2月17日在国务院办公厅会议上获得核准开工,走完了政府核准层面所有的程序。这标志着继田湾核电二期工程之后,时隔两年多,中国政府重新核准核电新项目开工建设。那么这个消息是否属实?是不是意味着中国新建核电冰封期已经结束了呢?

红沿河核电站位于辽宁省大连市,是目前东北地区唯一的一座核电站,虽然之前频频有消息传出,红沿河二期工程已经获得国家审批,但是这一消息并未得到证实。不过在本届人大辽宁代表团全体会议上,辽宁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王金笛给出了正面的回答:“红沿河2期现在完全按照正常程序走,而且国家发改委大力支持,已经列入到28号文件之内,正在履行审批程序,因为现在其他能源项目都下放了,只有核电还在国家管理,我们现在了解的情况(审批程序)还是进行得比较顺畅,另外它使用的技术和AP1000技术还不同,二代加以上吧,所以也做了很多非能动很多新的办法,估计很快就会批准下来。”

事实上,红沿河二期工程早在2010年就获得国家发改委批复开展前期工作,同年,可行性研究报告通过审查,规划建设2台百万千瓦级核电机组。但是在日本福岛核事故之后,中国全面审查在建核电站并暂停审批核电项目,这也是时隔26个月才有新项目获核准的关键原因。

而此次红沿河二期获得审批,许多业内人士重新看到了核电发展的曙光,有分析认为,这个利好消息将带来沿海核电项目获批的高峰。对此,全国人大代表,时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吴新雄并不赞同,他说:“这不会,总得按计划进行的,(需要)严格地审核、审查最安全的技术条件,它要按照条件来的。”

自福岛核事故之后,中国大幅提升了核电安全审批标准,红沿河二期工程采用的技术就借鉴了福岛事故的经验反馈,它可以抵御多重事故叠加以及极端气候的影响。谈到该项目的安全性,人大代表、大连市人大常委会主任里景瑞表示:“现在说(核电安全性)是已经过关的,无论是当地政府还是人民群众对安全问题没有什么担心和疑虑,因为核电在国外的发展已经几十年甚至几百年的时间,我们国家实际开始利用核能的时间比较长,而且我们国家对核能的安全甚至是许多方面都高于国外,这方面我们并不担心。”

他还表示,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地方政府非常希望发展核电项目,因为这会直接带动当地经济的增长,他说:“现在有一些好的项目各地都在竞相地争,包括这种核电,各地并不是往外推,而是都争取在本地落下来,因为它有很大一个投资,这个投资既有一个GDP,同时又有电能的直接利用,还有未来的税收。”

编辑:SN123


谜一样的群体,谜一样的弱势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建设银行行长张建国在发言时说……然后,说着说着,就说到了“伤心之处”,指出一个残酷的现实——“银行是弱势群体”。在场的有总理,有央行行长,哄堂大笑。大家为什么笑呢?


两会上打过交道的那些高官

我有时是个认真的人,别人承诺过我的事情或者我承诺过别人的事情,一般会当真。所以,苏荣说的“再找时间”至今没有兑现,我耿耿于怀,并一直抱着希望,直到他落马才死心。


“三”与“四”

就在三天之前,也即两会开幕当天,施芝鸿即通过上海滩新锐媒体澎湃新闻放话,“在采访中,施芝鸿更多次强调,对于来自国外媒体的所谓‘告别‘三个代表’、迎来‘四个全面’’的挑拨性言论,务必保持警惕。”


你该不该辞职去北漂?

很多人不是不想追求,而是承受不了追求付出的代价,这或许就是大多数人的一种生活状态。有勇气选择是奢侈的,如同你在汹涌人潮中独树风骚。是啊,辞职多风骚,我只想做我想做的事。可是风骚也需要真功夫。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