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北极!》之第七集:《天下留白》

北极,2100万平方公里的世界穹顶,有半个亚洲那么大,却是世界上除了南极大陆以外人口最稀少的地区。但是在这里万物有灵。

冰知道一万年的故事,雪有一百多个名字,在北极点,站在原地就环游世界。神奇的时空感,在这个星球在世界的屋顶,冰封并创造了属于全世界的白色文化。

我们选择普通一天的不同时段,试着划过北极圈钟盘般的表面,记录那些超越时间和语言的,这个世界最后的白色。

这里有38亿年前世界上最古老的石头,被称为是地球的出生证明。

这里有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迄今7000年历史的阿尔塔岩画,记录了早期的人类史。

这里诞生了世界上第一部纪录片《北方的纳努克》。1922年,纪录片导演弗拉哈迪在,把一万多年没有什么变化的因纽特人的白色世界,第一次带到了现代文明世界的面前。在影片里,因纽特猎人纳努克和皮毛商人的见面颇为有趣,当纳努克发现留声机能发出声音时,好奇地拿起唱片“啃”了起来。他想知道,这发出声音的家伙,品尝起来是什么味道。现代文明世界的味道是怎样的呢。

这里也有世界上最后的原住民语言。

一万两千年前第四纪冰川结束后,这里的人们没有迁移到暖和的南方。他们和白色相守。所以,一些今天的人们把去往北方,当做回家。今天,北极圈近200万原住民,成为世界3.7亿原住民中重要的组成部分。雅库特人热爱光线,萨米人最懂得风的语言,因纽特人把生命当成大海的一部分,印第安人是山的孩子。在他们看来,“人”的生命就是大自然的一部分,他们和大自然一起创造的白色文化,像冰雪一般晶莹而璀璨。他们的故事,就是天地的表达。

这里是世界的尽头,也是起点。这里有许多许多白色。神奇的时空感造就的白色文化,值得分享给这缤纷的世界。

“鲸鱼”是因纽特人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一头鲸鱼是一个村庄一年的食物,现在,分享鲸鱼肉从生存方式,变成了仪式。

萨米人逐风而行,当驯鹿迁徙的路线被铁路公路和国界线改变,我们拍摄了一个一百年的萨米家族,看他们如何完成命运的迁徙。

印第安人是山的孩子。他们今天已经不住在山上。

世界各地的探险家,都喜欢来到这里。来到世界的尽头,也来到世界的开始。他们会在尽头发现什么。

随着现代文明对北极的发现,尤其是上个世纪60年代以来,北极地区短短几十年的变化,超过此前一万多年的总和。北极,已经成为这个蓝色星球正在融化的白色胎记。

这也许是北极文化面临的真正冬天。许多原住民语言,正在灭绝的边缘。1492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以来,也是世界原住民文化逐渐消失的开始。

几百年里,北美洲的原住民语言,消失了一半。1960年,是一个巨变的临界。而这一年,米歇尔。克劳斯教授来到阿拉斯加。26岁的他,这个从哈佛大学毕业的年轻人,原本是来阿拉斯加大学费尔班克斯分校教授法语。但是,一次相遇改变了他的一生。克劳斯教授和原住民语言的故事,一个持续半个世纪的故事,也改变了阿拉斯加的原住民历史

在北极,冰是有生命的,它们冰封了这个星球的故事。

它们被艺术家做成乐器,发出自己的声音。讲述这个星球的故事

挪威冰雪艺术节的创始人,音乐家特尔杰说:我们总是以为冰可能是一些很另类的东西,它其实就是水,我们身体的大部分也是水,没有水,就没有生命,它参与了整个地球的循环体系。

所以500年的冰,1000年的冰,10000年的冰,它们发出的声音,他们讲出的地球故事和生命故事都不一样。

冰知道一万年的故事,在萨米作家英格里德写了一本书《雪的一百多个名字》。如何跟马匹相处,如何在野外升火,都被他写成了充满灵性的书。他把萨米人与大自然相处的智慧,捧在手心里。在古老的故事里,人会回到童年。

北纬66度34分的纬度线,在世界顶端划出的,绝非一个句号。而是这个星球的顶端,冰雪做的冠冕。

北极圈像瞳孔、壁画、时针的表盘。在经历了征服者的目光索取者的勾勒之后,迎来了热爱者、探索者、守护者纷至沓来的时刻。

北极,从来都不是与世隔绝。我们每一个人,每个生命,都参与了这一场白色传奇的书写。

北极,这个蓝色星球正在融化的白色胎记,这个世界最后的白色,透露给我们怎样的天意。请看《北极,北极!》第七集《天下留白》。

即使是看一眼,就是对这片白色祝福和留白。

(财经频道大型纪录片《北极,北极!》于4月22日—4月29日,每天21点15分首播,当晚23点档,次日12点30分重播,敬请留意。)


大学存在的意义究竟是什么?

如果一所大学的毕业生,能够做到用最高标准的职业道德对待自己的工作,用爱和宽容对待自己的亲人朋友和身边的人,用经世济民的情怀对待自己的国家和人民,用好奇心和责任感对待过去、现在和将来,这所大学才是真正的精英大学。


为什么我和台湾人聊不到一起

什么叫文化的隔膜?本来我以为自己跟台湾人没有什么文化隔膜,都是中国人,说中国话,彼此之间也没什么矛盾。但是后来我发现了,所谓文化的隔膜和差异,就是聊天聊半小时到一小时以后,找不到词了。


吹牛政治家怕打赢中国怎么办

政治家都爱吹牛,反正吹牛也不上税。所以美国有句俗话,世界上最不靠谱的,就是政治家当选前的承诺,还有男人婚前的誓言。所以,从这个角度看,每个男人都是天生的政治家。


做公务员的博士增多是好事吗

随着每年毕业的博士越来越多,选择进体制的博士也会增多,对于政府部门来说,这既是好事,怕也是一种挑战,是高知、高学历对传统的论资排辈的挑战,也是对各级领导选人用人的挑战。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