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法媒:赴欧滑雪受中国人追捧?欧企出“绝招”揽生意

中国教练与瑞士的“学生们”。中国教练与瑞士的“学生们”。

欧洲时报网12月19日报道,原题:赴欧滑雪成中国人新宠 欧洲企业请汉语教练争“大蛋糕”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自从北京赢得2022年冬奥会主办权之后,去国外滑雪成了中国人新宠。或是吸引中国游客来欧,或是采取中欧合作的模式,对于拥有丰富滑雪项目资源的瑞士、奥地利、法国等欧洲国家来说,中国市场是他们难以忽视的“大蛋糕”。

北京申冬奥成功,来欧滑雪成中国人新宠

北京获得2022年冬奥会后,中国国内的滑雪项目因此日渐火热,来欧滑雪也成为很多中国游客考虑的选项。

据香港《南华早报》报道,中国新的“滑雪辣妹”对于去瑞士达沃斯滑雪,吴波(音)已经等不及了。在这名来自石家庄的滑雪爱好者眼中,这个目的地具有独特吸引力:“景色美极了,天气对于滑雪者而言不算太冷,滑雪设施管理得很好,去达沃斯也变得容易。”

来欧滑雪,不仅可以观赏异国的风景,还可以体验欧洲成熟的一套滑雪项目,另外,中国人的钱袋子也日渐充盈,来欧的吃住行开销已不是大问题。

吴波将和其他13名滑雪爱好者在达沃斯待上10天,加上机票和住宿,他们每人约需花费1.5万元人民币。吴波经常前往国内外的滑雪胜地,包括黑龙江的亚布力和新西兰的南岛。他说,每次海外之旅至少都要花费1万元人民币,但国外的滑雪胜地更具挑战性,雪更厚更软。而中国的滑雪场总是人很多,且主要依靠人工造雪。

《北京日报》消息称,据瑞士旅游局估算,2015年中国滑雪人口有望增加一倍,保守估计其中175万人将选择出国滑雪,而且,这个群体一般更年轻、受教育程度更高、更富有。

欧洲游客流失不打紧,中国游客骤增让企业舒心

中国热衷滑雪项目的群体日渐增多,对欧洲来说是难得的机遇,尤其瑞士,更是从中尝到了甜头。

据新华网报道,11月2日,瑞士国家旅游局发言人韦罗妮克·卡内尔说,联邦统计局的数据显示,瑞士游客来源正发生结构性变化。尤其鉴于瑞士冬季多以欧洲游客为主,预计该国今冬旅游季将面临不小的挑战。而中国、海湾国家和东南亚国家游客数量的增长,为瑞士旅游业发展带来新机遇。

卡内尔说,中国的冬季运动正在蓬勃发展,这对于瑞士冬季旅游业来说是个巨大的潜在市场。去年曾邀请了7名中国的滑雪教练专门为中国游客提供指导。今年,除了继续邀请中国教练来瑞士外,瑞士也将派遣会说汉语的瑞士教练去中国参与当地的滑雪培训。

据《光明日报》4月5日报道,瑞士方面希望,通过培训具有中国语言文化背景的滑雪教练,赋予瑞士冬季旅游产品新的内涵。在采尔马特的中国滑雪教练徐忠星说,在他的学生中,中国游客占到八成,有的是从中国国内直接预订的。

据统计,2014年来瑞士的中国游客共度过了100万个间夜,中国成为瑞士第五大海外客源地。瑞士旅游业界对中国市场的稳健增长保持乐观估计,预计到2020年底中国游客在瑞士停留间夜数将突破200万大关。

法国也对中国游客青睐有加。法国美贝尔旅游局经理玛丽·肖飞说,中国游客也可以去报名参加法国的滑雪学校。那里的教练全部是经验丰富、技术高超且擅长多国外语的滑雪高手,能让不懂法语的滑雪初学者很快进入状态,尽情享受滑雪的乐趣。

法国阿普德威兹旅游局经理路易·莱热说,在滑雪之余,中国游客还可以尝试狗拉雪橇、雪地健行等户外娱乐设施。自从去年欧洲旅游向中国游客开放以来,前往阿尔卑斯滑雪的亚洲游客不再是日本和韩国一统天下。

赴华找市场谈合作,人口红利也让欧洲企业“眼馋”

从中国市场分一杯羹,备好服务“坐等”中国游客远道而来是一种方式,主动赴华谈合作也可以获得丰厚的收益。

据中新网1月25日报道,奥地利使馆商务处有在河北省崇礼县举办“奥地利滑雪赛”的尝试。奥地利企业希望借本次北京申办冬奥会契机,进一步拓展中国的冬季运动市场,助推冬季体育运动产业发展。

奥地利驻华大使艾琳娜参加本次活动时表示,奥地利在冬季运动上处于领先地位,冬季运动是奥地利经济收入的主要来源,也提供了很多的就业机会。

奥地利驻华商务参赞郭励之则表示,中国有13亿人口,据了解已经有几百万的人参与冬季运动,而奥地利的人口只有800万,由此可见中国的冬季运动参与者已经超过奥地利,所以中国在冬季运动产业方面非常有发展潜力。

由此来看,欧洲企业赴华探索市场寻求合作,将为给自身带来可观的收入。

现代滑雪运动起源于欧洲,二战以后快速发展,在发达国家已经成为大众性的体育项目。滑雪既是一项体育运动,又形成了一个经济产业。一个完整的滑雪产业链包括上游的滑雪装备制造、中游的滑雪场运营和下游的宾馆、餐饮、旅游、度假等雪区配套服务。现在全球每年有上亿人参与滑雪运动,创造产值近千亿美元,形成了一个巨大的产业市场。


现代城市为何有匪夷所思人祸

每一次惨剧发生后,我们都要痛定思痛,都会举一反三,都必然展开各种彻查。相信深圳应该以后不大可能有这种山体滑坡了,但其他人祸,会不会就主动消失了呢?


万科被抢,看经济与金融变化

在这场大戏中,最可怕的风险企业品牌与豪赌中可能发生的金融风险。无论保监、证监声音都不响亮,没有底线思维,万一发生巨大风险,谁来收拾?谁来担责?


鲁迅退出学生课本了么?

改革开放后,我们汲取世界先进的文化养分,包括让西方世界的优秀文学作品进入教科书,但这并不意味着放弃了鲁迅等中国经典作家作品,更不意味着放弃了革命传统教育。


为什么皇帝不急太监急?

如果把皇帝与太监视作一对政治隐喻,那么我们将会发现,“皇帝不急太监急”这一规律,几乎适用于所有专制权力体系。在此体系之中,最善于作恶的那些人,做起恶来穷形尽相、肆无忌惮、丧心病狂的那些人,以及为维护体制而竭尽全力、无所不用其极的那些人,未必是最大的权力者。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