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 赵飞鹏《中国青年报》(2015年09月01日01版)

9月3日大阅兵在即,1.2万名受阅官兵正在加紧训练,努力完成“首战必胜,打个漂亮仗”的光荣任务。今年的阅兵与以往14次国庆阅兵相比有众多不同,为此,本报记者专访了徒步方队指挥部指挥员、北京卫戍区司令员潘良时中将。

“节俭办阅兵”,能用旧的不买新的

记者:今年阅兵的徒步方队指挥部是如何构成的?“节俭”是今年阅兵的一个重要原则,在徒步方队上具体体现在哪些方面?

潘良时:在阅兵联合指挥部领导下,徒步方队指挥部以北京卫戍区为主组建,下设办公室,有指挥协调、训练指导、信息通信、综合管理、政治工作、后勤保障、装备保障7个职能组,主要负责11个徒步方队的受阅训练、政治工作、行政管理和后装保障。

徒步方队指挥部坚决落实“节俭办阅兵”的要求,能用旧的不买新的、能合并使用的不单独立项,充分利用现有资源搞好后勤保障,把每一分钱都花在刀刃上。比如,在营房保障方面,受阅官兵住的全部是部队现有营房。

记者:与1999年、2009年的阅兵任务相比,今年受阅部队的训练时间比较短,但有关领导对合练的评价是“好于同期,高于预期”,受阅部队是如何做到的?

潘良时:这次阅兵安排了3个月集中训练,相比前两次阅兵,时间大大压缩。但为了保证训练质量和参阅水平,我们着重做了4个方面的工作:首先是培养组训人才。名师才能出高徒。一开始,我们就突出教练员组训能力培训,从1月中旬开始,对徒步参阅方队的教练员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集中培训。

二是注重跟进指导。基础训练阶段,方队都是在各自驻地训练,我们采取了网络指导、巡回指导、驻点指导相结合的方法跟踪指导。比如,利用远程视频图像系统,把视频终端引接到异地训练场,实时掌握各方队训练动态,还专门从三军仪仗队抽调25名骨干派到各方队驻点教学。

三是坚持科学组训。集中训练阶段,重点抓好“三功”(踢腿功、摆腿功、站立功)、“三线”(横线、纵线、斜线)、“六齐”(帽线齐、颌线齐、胸线齐、臂线齐、脚线齐、枪线齐)等方面的训练,一招一式严抠细训,一步一动精雕细刻,力求走百步不差分毫、走百步不差分秒。

四是持续激发练兵动力。我们紧密联系今年阅兵的背景和主题,充分挖掘11支英模部队光荣历史和优良传统,组织官兵学习抗战历史、讲抗战故事、学唱抗战歌曲。参阅官兵表现出昂扬的练兵热情,三伏天那么热,训练强度那么大,没有一个打“退堂鼓”的。

军队重拳反腐下,将军领队受阅有何深意

记者:将军领队是今年阅兵的一大亮点,在军队重拳反腐的大背景下,将军领队受阅的意义在哪里?

潘良时:徒步方队共有20名将军领队,都是现职军职领导干部。这次阅兵首次安排将军领队参阅,我理解,意义体现在4个方面:一是充分体现了我军高级指挥员带兵打仗、练兵打仗的责任担当。强军必先强将,强将必先砺将。安排他们参阅,体现的是境界和担当,立起的是形象和导向。

二是充分体现了我军高级指挥员身先士卒、以上率下的良好形象。将军本色是战士。战争年代,将军与士兵携手战斗、同甘共苦,带领大家勇往直前、奋勇杀敌;和平年代,将军与士兵在阅兵场上一块苦、一块练,体现了“跟我来”“看我的”优良传统。

三是充分体现了我军高级指挥员立起新一代革命军人好样子的行动自觉。有灵魂、有本事、有血性、有品德,是新一代革命军人的时代标准。阅兵场上,将军们挥汗如雨训练、自我要求严格、待兵情同手足,身体力行实践“四有”标准,给部队树起标杆,立起好样子。要求官兵有血性,将军首先要有血性。

四是充分体现了我军高级指挥员听党指挥、对党忠诚的政治品格。阅兵台就是点将台。三军统帅一声号令,将军闻令而动,从祖国四面八方,汇聚阅兵训练基地,以对党绝对忠诚的政治信念,积极投身阅兵训练。

记者:与其他国家的阅兵相比,整齐、威武是中国军队阅兵的重要特点,队列整齐、步调一致、口号响亮与战斗力之间有怎样的关系?

潘良时:阅兵训练同部队日常训练、战备训练相比有其特殊性。阅兵训练时间较长、环境相对封闭、课目以队列为主,而日常训练、战备训练则突出机动、灵活、实战。两者看似关系不大,实则不然。

徒步方队训练表面上是外练形象,实际是内练精气神,通过一招一式、一举一动的严扣细训,培养官兵令行禁止的号令意识;每一个队列动作都精益求精、精雕细刻,强化的是标准意识和精品意识;让几百人的方队浑然一体,“六线”整齐、“三线”笔直,培塑的是高度契合的协同精神;披星戴月、顶风冒雨的训练,磨砺的是官兵的战斗精神。这些都是战斗力生成不可或缺的要素,都是战场制胜的精神利剑。

阅兵必须突出“战斗味儿”

记者:这次阅兵的“战斗味儿”很浓,比如官兵们穿着防弹背心、戴护目镜,受阅部队主要来自作战部队,装备方队按作战体系模块编组,这样做的考虑是什么?

潘良时:阅兵是对武装力量进行检阅的仪式,阅的是战斗集体,必须突出“战斗味儿”。以徒步方队为例,可以从3个方面理解“战斗味儿”:一是更能突出主题。受阅时按照八路军、新四军、东北抗联、华南游击队4个模块编组,每个英模部队方队擎7面抗战时期功勋荣誉旗,突出反映抗战历史元素,浓厚的“战斗味儿”更能体现对先烈的缅怀、对和平的珍爱。二是更好地展示风貌。徒步方队主要来自作战部队,平时实战化训练演练氛围尤为浓厚,“战斗味儿”是对现实的直接展示。三是更具导向作用。阅兵对实战具有导向作用,按照从阅兵场走向战场的要求抓受阅准备,更加彰显我军能打仗、打胜仗的练兵追求。

记者:有传闻认为,军队改革将在阅兵结束后立即推开,是否可以证实这个消息?

潘良时: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对全面深化改革作出了部署动员,国防和军队改革是我国全面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实现中国梦强军梦的必然要求,是强国兴军的内在要求,是应对风险挑战的现实需要,是大势所趋、势在必行。我们将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中央军委和习主席决策指示,深刻领会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的重大意义、指导原则、目标任务和实践要求,进一步统一思想和行动,坚决拥护改革、积极支持改革、自觉投身改革,为改革顺利推进和各项任务圆满完成贡献力量。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连战看阅兵,两岸能否再破冰?

两岸关系要深化,从思想上、政治上都要再破冰才行。如今的抗战纪念活动和历史问题正可以视作一块试金石。两岸间经济议题推动了不少,政治和军事议题属于“深水区”,一时难以下手,那么从抗战史寻求深入突破口行不行?


《百团大战》何以成票房黑马

如果单纯以票房数据为依据,《百团大战》必将在华语电影历史上占有一席之地。但看看那些停留在上世纪的叙事语言,看看红头文件里那句“请各影城(院)用一切手段完成或超额完成任务”,再看到同档期几部影片的无奈遭遇,电影工作者和观众都会觉得被羞辱。


中共在抗战中无愧中流砥柱

看看国民党正面战场的22次会战,大多数不都是败仗吗?面对几十万日军进攻,除了台儿庄一仗外,各次会战都以失利告终,经过一年多的战略退却丧失了半壁江山。此时,正是靠中共领导的军队深入敌后战场,以游击战拖住了侵华日军的后腿。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