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一审相比,二审开庭之前,复旦医学院的校园内并没有太大波澜,10个月来学生对投毒案二审的关注度也少了很多。而对于之前“复旦177名学生联名上书上海高院为林森浩求情”一事,也有学生认为,这不能代表全体复旦学生的立场。

不应干扰司法审判

昨天中午,记者在复旦医学院门口随机找了10位学生,只有三个人表示会关注二审的结果,其余同学表示只要依法办理就行了。

而对于此前有复旦大学177名学生签署请求信,请求法院不要判决林森浩死刑立即执行,一位一直在关注此案的学生认为,这并不能代表全体复旦学生的立场。“我认为这种做法有一点鲁莽。联名信包括很多社会上的舆论,都不应该干预或影响司法审判,我们要尊重法律,尊重法院依法审理此案,也要尊重审判的结果。”这位同学表示,他个人在这件事情中非常同情黄洋的父母,“不论从哪个角度说,在这个年纪失去唯一的还这么优秀的孩子,都是一种最深的悲痛。”

联名信是对林家人同情

今年5月7日,网上出现一则“复旦177名学生联名上书上海高院为林森浩求情”的消息,让这起备受关注的案件再次成为焦点。对于发起签署这封联名信的始末,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告诉记者,“最初提议的人里,很多都为黄洋父母做了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他们并不是单方面地要帮林森浩。”

“在林森浩一审被判死刑后,有些同学觉得林森浩的父母也很可怜,他们的家境不好,林妈妈还患有严重的心脏病,林家人在上海这个举目无亲的大城市几乎得不到任何帮助。”知情人士说,有几个医学院的学生就私下里沟通,是不是可以为林森浩父母做点什么,“求情并不是请求放了林森浩,他犯下的错误不可饶恕,但死缓、无期徒刑也可以让他忏悔,并做出更多事情来宽慰双方父母。那几个学生的想法是,已经失去了一位同学,他们不想再立即失去另一位同学,所以就想希望通过联名信的方式,引起更多人关注林森浩和他家人的命运。”

上述知情人士还透露,联名信其实取得一定的效果,通过签名学生的努力,已有两位企业家答应出资共50万元成立基金,为黄洋父母以后的生活提供保障。但面对“求情信”招致的批评浪潮,这两位企业家也犹豫了。他们提出,暂时不捐,若法院判决“不杀”再捐。

一位曾拒绝在联名信上签字的法学院学生认为,作为法律专业的学生,在这封混杂着复杂同情心和悲悯心、缺乏法理逻辑性的联名信上签名,有些鲁莽。这位同学没有签署联名信,是怕对黄洋父母造成二次伤害。


A股疯了,可别跟着瞎High!

最近同事和朋友圈都被A股刷屏了。A股涨疯了,再不进去就晚了,风口来了,猪都能飞上天了,云云。


媒体札记:女将军落马

“将军落马岂止在战场”,@谁与浮生记的一句感叹,道出的正是“如火如荼的军界反腐再落一马”。


国民党“百年老店”需改革

马主席走了,对于“趴在废墟上”的国民党而言,必须尽快疗伤止痛、改革重生。要迎战2016的“立委”和“总统”选举,党主席确定才能稳定军心。马英九的辞职对于国民党的止血并不会产生太大效应,国民党的改革才是重点。


石油冲击或成俄经济优化契机

熊市会帮助俄罗斯朝野社会认识到牛市期间许多民粹主义要求、措施的不合理之处,认识到许多“防华”措施之违背事实和经济规律,只要我们诚恳,不趁人之危搞讹诈,俄罗斯伙伴依照客观经济规律接受改革阻力会相对大大减小。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